星子信箱 ☽

もっと もっと Closer to your own soul.♪

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回忆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不过…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因此无法亲自送给你祝福的消息…真的很抱歉…
嗯…如果在四年前没有在数量繁多的信息流中遇到你,很难想象我现在会是怎样的性格和状态…
也许你也从未想到,让我变得更温和耐心,更能懂得他人的感受和需求的最初的教师,是可爱的你哦!
我一直坚持着的信念…是你和你的文字,把这一切都教给了我。
非常感谢你!一定要好好的,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啊…和爱你的人们一起。
祝福你!生日快乐!

桜井 星子
2021.7.17

安全状态下的温和修复,感谢!

如果有一件物品,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也无论近来经历了什么,看到她心情会变得愉悦起来(或者说是有所缓解,一点点也好),那绝对是特别幸运的事啊。
失控的思考是很麻烦的事情,在不得不思考的时间段内,直接选择放弃一切思考似乎并不合适,当然那也并不容易。
化学制剂做不到精准地过滤,意志的力量也显得越发薄弱。好累。
当然啦,这段时间总会过去。过去后,我的身体就像报复性地,开始限制思考。
它的方式是,命令我排斥一切会引发过度思考的信息来源,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我修复能力的明显效果。
看看这篇文章,它的排版方式有很多分段,是我的思维呈块状而不是连续的一个表现。博客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新,打开主页迎面飘来的电子灰尘,里面有我在那段“不得不思考”的时间里,那些奇特的回忆组成的碎片。

对于麻烦和不想做的事
无法提起干劲
让我做这又做那的话
已经受够了
头脑“嘭”的一声就如花圃盛开了花儿

「完全放棄宣言」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哈哈。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
大概是真的很难分清楚哪些是令我寝食难安的信息,所以它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刀切式的,维持基础思维活动。
(突然意识到了,最近麻烦比较多的原因。)
所以,在彻底恢复之前(也有可能是定时恢复),需要保持一个安全的运行模式。需要动用大量脑力活动的行为,应该尽可能地少。
这怎么办呢。
傻乐。(从一位科普博主那儿听来的词汇,然后又莫名回忆起来,莫名对它充满好感。)
不要误会哦,这就不是批判的意义了。如果你看过「待会去码头整点薯条」这张图片,或许可以帮助你理解的。
可以和自己对话,可以将情感寄托于自然界的万物,当然,你也可以寻找那些温和友善,甚至是可爱的,能接受你的状态的事物。
最近常会想起「私に天使が舞い降りた!」(常译作「天使降临到我身边」)这部动画,她已经快要过两岁生日啦。
你想一想,这两年的时光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啊!
而她却一直在那里,人类制作的巨大信息载体和小型介质,我唯独喜欢的,就是它承载的美好的永恒。
我不想去思考关于“真实性”的问题,况且我的,和你的真实性也从未得到也无法得到证实。
当看到屏幕中和平相处,活泼可爱的,和自己种族的长相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孩子们,总是会很感动,这就足够了。
并且会希望“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毕竟在这里,我们不可能一直是小孩子,关于我们一生的重要的事情和人总是那么随机和难以稳定。
通过你的屏幕看到的另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将目光先停留在一张张的画纸上再开始想象吧,不要想太多。
确实,以我们生活的连续进行的角度和时间来看,如果只是十几话的篇幅,实在是太短了。
所以,我总是一厢情愿地“续写”出她们更多的“生活”和“世界”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令人不悦的事物,在那里,全部都没有。
那个世界可以不存在熵定律,所以她们可以一直不长大,她们喜欢的人也不会离开。
她们可以继续保持可爱地生活在那片有爱地土地上,一直一直这样下去。这或许就是永恒吧,永恒的幸福。
我被生动的音画所打动,里面的每一个画面和声音细节都描绘地非常认真,细腻和自然。
可爱的画面和声音,无需过多思考,一切都是极为洁净的简单,有趣。你不需要带着很多知识,带着做阅读理解一般的细心来观看她们。孩子们被有爱的人们一笔一画地认真描绘出来,她们的载体就是她们灵魂的完全表现。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真正受伤。
还有一部让我有如此感觉的作品,是「日常」。「日常」里的世界是一个会自动修复的世界,所以即使有人遭遇到奇怪的事情,也会很快地恢复。所有这些温和的设定都彷佛在向外界说着「无论你的状态如何,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不会离开。与我们一同欢笑,一同走过这段温和的时光。只要你需要,我们随时都在。」
世界有的时候或许也不是那么温柔,有麻烦的事情和不愉快的人际关系。我们虽然没办法细心地描绘我们自己,不能一直待在永恒美丽的环境里,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重写过去以后再来一遍...
那么,将你的情感寄托在简单,洁净而温和的事物中吧。有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一点“傻乐”的。

如果你在人我之间没有和谐,你就试行与物接近,它们不会遗弃你;
还有夜,还有风——那吹过树林、掠过田野的风;在物中间和动物那里,一切都充满了你可以分担的事;
还有儿童,他们同你在儿时所经验过的一样,又悲哀,又幸福

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

未命名文档

…似乎有点难以爬起来。
但是…与其感到羞愧或自责,其实倒不如感到荣幸。
因为…「它」只会寻找实力相当或未来的实力将会超越「它」的对象下手,因为「它」知道「我」的继续发展将有可能不利于「它」的传播和繁育,所以会压制有这种势能的对手。
它意识到我的存在,它把我当作对手。
睡不着的时候,默默念着「我是…‘你’的…对手…」
再想到「它」给那么多无辜生灵造成的苦难………
能成为它的对手…正式地与它抗争…
非常令人振奋。
那一张张的热敏纸和收费单,其实也是无比荣誉的「认证」证书。
但也很不巧,它选择了这个关键时候。似乎是预谋了许久的…
更不巧的是,我还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
但是依然要坚持下去。这才是「抗争」和冒险的意义。
加油星子。你已经被你的对手认可为对手,这是荣誉。

未命名文档

每到深夜的时候
“那个无辜的孩子…能安心地睡个好觉吗…”
总是这样想着。
如果真的有心电感应的话,
就这样陪伴着你吧…
即使是互不相识…
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留出温暖的位置…
给你…
如果真的有心电感应的话。

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
关于你的文章
我只匆匆看了几眼
一天之内
脑中翻了千遍
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啊…
我不敢…不敢再看…

数学题,语文卷,九十多天
如果我能再坚强一点……
“别怕……已经没事了…”
这句话…
定要对你说一遍。

「桜布団」羽翼

我的后背
有羽毛般软软的
向外伸展的感觉
「要长出翅膀了吗?」
星星问我

要长出翅膀了吗?
望着湛蓝的天
默默祈愿

柔软洁白的羽翼
污浊从来不能侵蚀
绝望从来无法困束

而唯一能在上面驻停伏卧的
是善良可爱的你
不需要保持平衡
不需要携带氧气
你会被平稳安全地承载着
如履平地

半夜时分
我被背后的紧迫感唤醒
惊觉过后
我缓缓地站起来
双手相握
稍稍弯腰 重心放低
集中注意力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来吧,不用害怕」
一句话
就练习了百遍

因为今晚
我就将载着你
无辜的孩子
飞离恐惧的笼罩
飞离伤痛和无助

你我的身体变得很轻
创口的疼痛消失了
心里也变得暖暖的
拿起画笔
「这一次,该由你来了」

然后
我们会一起
穿行云层
俯瞰我们生活的灯火
飞过繁星
找找我们来时的踪迹

我们会一起
在越过银河的列车上
相依安歇
在软绵甜香的土地上
唱起没有语言的歌
让我们拥抱吧
这绝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

没人会发现我们的踪影
没人会打搅我们的时间
没人会再像那样对待你

本该属于你的
喜悦的青春
这一次
交还给你

不会再受伤
不会再哭泣
你是被温柔的夜空
永远爱着的
善良 可爱
无辜的孩子

未命名文档

即使是折断我的翅膀也不可能让我认输!

未命名文档

想加入或成立一家被社会广泛认可的NPO…
然后…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及时……
及时去…帮助…
而不是…一直忍受着绝望…
这句话…适用于别人…也适用于我。
可是我还是极度懦弱啊…
除了一遍遍的祈念…祈念可爱且珍贵的生命再也不要受到任何苦难…
其它的…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