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类 •

2022.5.20

能和自己喜欢的艺术作品在一起真是太好了。
太幸福了。
完全不是因为今天的日期被其他人赋予了什么意义,而是突然想起来「感觉稍微好一些了,去见她一面吗?」
雾气中的圆木,钢铁,潮湿的路面,全都是熟悉的气息。她向我走来。

她抱住我。已经许久未见了,过度的紧张与自卑感生产出焦虑,我被驱使着想要挣脱她的怀抱,但终究还是控制住了。
逐渐安静下来,思绪随着她的叙述而流动着。

应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呢...想和她一直在一起…但又自卑地不像话,心里有个声音「你真的了解她吗? 你确定能读懂她吗? 那么多人比你更能读懂她的人也是不可计数吧? 」,但我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啊,只属于我的这种感觉是独一无二的啊!
「抓住,抓住,不要管这种感觉是否『正确』,是否『清楚』,不用怀疑,就这样保持住,好好地去感受你现在的感动,兴奋,悲伤,焦急和无助,还有你的心跳,凌乱的呼吸,毫无规律可循的面部表情,风扇的气流,计算机锐利的直角和如同体温的温热感,僵直的脊柱,对『我真的读懂了吗?』反复的怀疑,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发出声音但又对自己压抑自己的厌恶,脑袋埋在手心里,又用一种将要穿过屏幕的气势伸出大拇指,还有全身肌肉和内脏的酸痛与震颤,只要这样就可以了!全都不要否定!」
其实,只要遇见她,不论是否被她接受,只是这样就足够幸福了。

作品中,月岛的姐姐将她们的“现实”变为了一个真正自由,而非“规矩”的世界,痛苦和创伤也痊愈了。这样的温和的自由力量也跨过了时空的界限,拥抱着我的灵魂,抚慰着因“不自由”而受困的内心。
谢谢你。
依照现有的概念,和我同处于一个空间内的,还有一位「月岛姐姐」...Ta不仅是特别优秀的一位讲述者,更是离那自由奇幻的世界最近最近的人,同时从Ta讲述的故事来看,一定是特别温柔的人…而在读到一些情节,还有阅览Ta在社交网络的推文时,又有些担忧和心疼…
我还有一篇记事,时间挺久的了,是通过Ta的单幅作品描述了这样一种「跨越时空的抚慰」,但自我感觉自己写的不怎么好,所以没有主动公开。
某一天,在人群的洪流中,我想到达Ta的桌前,抱着千万件副本中的其中一件深深鞠躬,也不知这样做会不会听到身后的长龙中传来「喂,快一点啊」的声音呢...会场中那么多人,我只不过是无关紧要的罢了,和我具有相同感受的人,看看队列的长度就知道了。如果能好好地,礼貌地表达感谢就好了...
不知会有这样的机会嘛...将这些文字登载于互联网的一个小角落吧,抱着可以传达到的幻想。
我想将她们刻进我的灵魂,即使我的机体消逝,对于她们的记忆也不会消失,无论在何处,都能回忆起在这个世界上,我有一段如此美好的经历。
我想在机体消逝前的最后时刻与她在一起,与她千万件副本中的其中一件,在一起。
如恋爱般的,喜爱,焦虑又恐惧。不,这就是恋爱了。
如此的我,估计看起来很糟糕吧...十分抱歉,我的来访者。

「嘛啊,都已经这样了,还说没有能读懂我吗?」

💫 来信 

已有 3 封来信

  1. 星子
    5月25日 • 回复

    莫名其妙的思念之情…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念着什么…又为什么而感到悲伤呢。
    改日去定制一个月岛博士(姐姐)的抱枕吧……
    抱枕真好啊…
    然后抱在一起,梦境便可由此而联结起来。
    「能与人共用的话,就不再是梦了。」
    启用粘性模式的话,我便可在自由而诗意的世界安心下来…而不用担心下次醒来会回到当前世界。
    (虽然我对动态系统更新的误操作险些将我的设备变成文镇,但是我好喜欢其中的一些概念。)

  2. ZtsKay
    5月21日 • 回复

    是呀,能遇到喜欢的事物真是太幸运了!深刻的体会到了您对美好事物那浓厚的情感。
    在纷繁的现实和令人喘不过气的压力的夹缝间,唯有她们才是解药般的存在、将一切糟糕的情绪柔软隔绝开的存在。安稳,安心。永远平和的环境,像是被窝一般…
    并不糟糕哦!我们都是残缺的蜡烛,把那份美好视作我们心中理想的、干净、温柔且不含任何杂质的具象化…
    那么…请连我的份一起,好好的 向ta们表示感谢吧!

    1. 星子
      5月22日 • 回复

      只有和她们一起…才能感受到的那样的幸福… 也有一种特别的共感,被理解的喜悦与感动…
      希望我会有能够好好表达感谢的那一天…
      感谢您的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