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想法

谢谢你…

一部好的作品,有着像是在凝固暗沉的空气中洒进充满着暖意的甜香一般,使人在步履缓慢的疲惫之中见到希望。
但是...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莫名奇妙地脆弱起来。我的头部若是碰到枕头,或只是依靠着某处,强烈的思绪就从心底一块朦朦胧胧的位置顺着所有能通行的管道直直冲向鼻腔和眼眶,白天在银幕前有所抑制的情绪似乎想要一下子冲出来,但速度太快,也太多,它们瞬间全部都拥挤在情感的出口,我除了急促的呼吸和时而紧闭的双眼之外,再难有其它明显的情绪外显。我好想痛快地大哭一场,让真正会落下的泪水参与到其中。如果没有这样的话,感觉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作者,对不起主人公们...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想,但是,我总是感觉,能在这么优秀的作品前好好地,认真地哭出来,那些泪水是一生中绝无仅有的,只对这一部作品而言的尊重和感谢,也是极难刻意寻找到的,绝对绝对的幸福。
在银幕前其实零零碎碎且短暂地体验到了这种尽致的感觉,是来源于心痛和感动相结合的哭泣,有因为悲伤的缺憾而心疼心痛的哭泣,也有因为慰藉人心的温暖而感动的哭泣。在影院里,虽然知道有人可能会时不时地通过黑白小屏幕看着我,但昏暗的环境下感觉还是很放松,我是可以好好地哭的,我知道我哭的时候也绝对安全,没有任何人会因我的哭泣而找到我的麻烦。我像上了瘾般地想要去寻找这来自数百甚至上千人共同带给我的那双温柔的手,这双手温柔地抚平对于前行的所有焦躁和不安,想要告诉我还有希望存在。我甚至伴着只有我一人的放映大厅,及其贴近自己最敏感心底的剧情和强烈的共感,冒出了:仿佛是送给自己的鼓励一般啊...这样很自私的想法。
我突然懂了为什么过去我在短短时间内将「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反复看了将近十遍的另外一个原因,这十遍之中有大多数是线下观看的。我似乎对这样各方都用足真心和实意才能渲染出来的感动和温情特别渴求,我想感受,我想感受在不被打扰的环境下,巨大的银幕拥抱着我的视线,我想好好在那温柔的双手面前好好地落泪一次,不是零零碎碎的抽泣,也不是只有满眼泪花的那种,所以,我反复地给自己创造这样的机会。甚至有时候出现了「如果自己没有好好地哭出来就是失礼」这样难以理喻的衍生体,让我感到有点压力。
我更偏好因为内心受到了安慰和鼓励而产生感动的真实的哭泣,因为那不是绝望无力的,也不是手足无措压抑地想要仓皇逃离放映厅的,它更像是一种在缺憾中生出希望的强烈的惊喜感,是压抑着的各种情绪一瞬间的涌现。它其实是开心的,是让人重建力量的。
但...也许这可能...也算是一种依赖吧...
我的好朋友对我说过,Ta希望我可以不需要借助额外的帮助,发自内心地开心起来。在这里,令人感动和沉浸在其中的艺术和「被允许的好好哭出来」是外界让我感受到快乐的帮助,但放映厅的银幕上,终有一天会不再映出这让我难以割舍的作品,它虽然可以继续以数字文件或精美包装的光盘陪在我身边,但我可能再也无法复现一个人在昏暗的屋子里,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我所有可以感知外界的一切都被温情和希望紧紧拥抱着的,可以好好地在作品面前哭的那种幸福了,但是...我会记住那种感觉的,我会记住作者,我会记住主人公,我会记住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给我的一切。我也会靠着自己的力量摆脱之后有可能会出现的凝固暗沉的空气,「开心起来」,然后独立且勇敢地继续走下去,感到无助的时候回头看看,发现她其实一直在那里,一直用温柔的双手守护着「我」,纵使我再也不能在最初的地方与她相见。
有人说,看一部好的电影就像恋爱一般,电影看完,或是下线,就好似失恋了一般。我想我可能明白那种感觉了吧。


我对自己说「即使是折断我的翅膀也不可能让我认输!」
她对「我」说「请把头抬起来,你的心中有一双更大的翅膀。」
我现在没有资格说我完全读懂了你,但是,我会在你的注视下前行的。我希望终有一天,我真的可以有资格说真正读懂了你。我希望终有一天,我会完成你对我的期待,不会辜负了你对我的温柔和那双温暖的手,和可以好好哭出来的怀抱。

安全状态下的温和修复,感谢!

如果有一件物品,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也无论近来经历了什么,看到她心情会变得愉悦起来(或者说是有所缓解,一点点也好),那绝对是特别幸运的事啊。
失控的思考是很麻烦的事情,在不得不思考的时间段内,直接选择放弃一切思考似乎并不合适,当然那也并不容易。
化学制剂做不到精准地过滤,意志的力量也显得越发薄弱。好累。
当然啦,这段时间总会过去。过去后,我的身体就像报复性地,开始限制思考。
它的方式是,命令我排斥一切会引发过度思考的信息来源,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我修复能力的明显效果。
看看这篇文章,它的排版方式有很多分段,是我的思维呈块状而不是连续的一个表现。博客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新,打开主页迎面飘来的电子灰尘,里面有我在那段“不得不思考”的时间里,那些奇特的回忆组成的碎片。

对于麻烦和不想做的事
无法提起干劲
让我做这又做那的话
已经受够了
头脑“嘭”的一声就如花圃盛开了花儿

「完全放棄宣言」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哈哈。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
大概是真的很难分清楚哪些是令我寝食难安的信息,所以它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刀切式的,维持基础思维活动。
(突然意识到了,最近麻烦比较多的原因。)
所以,在彻底恢复之前(也有可能是定时恢复),需要保持一个安全的运行模式。需要动用大量脑力活动的行为,应该尽可能地少。
这怎么办呢。
傻乐。(从一位科普博主那儿听来的词汇,然后又莫名回忆起来,莫名对它充满好感。)
不要误会哦,这就不是批判的意义了。如果你看过「待会去码头整点薯条」这张图片,或许可以帮助你理解的。
可以和自己对话,可以将情感寄托于自然界的万物,当然,你也可以寻找那些温和友善,甚至是可爱的,能接受你的状态的事物。
最近常会想起「私に天使が舞い降りた!」(常译作「天使降临到我身边」)这部动画,她已经快要过两岁生日啦。
你想一想,这两年的时光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啊!
而她却一直在那里,人类制作的巨大信息载体和小型介质,我唯独喜欢的,就是它承载的美好的永恒。
我不想去思考关于“真实性”的问题,况且我的,和你的真实性也从未得到也无法得到证实。
当看到屏幕中和平相处,活泼可爱的,和自己种族的长相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孩子们,总是会很感动,这就足够了。
并且会希望“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毕竟在这里,我们不可能一直是小孩子,关于我们一生的重要的事情和人总是那么随机和难以稳定。
通过你的屏幕看到的另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将目光先停留在一张张的画纸上再开始想象吧,不要想太多。
确实,以我们生活的连续进行的角度和时间来看,如果只是十几话的篇幅,实在是太短了。
所以,我总是一厢情愿地“续写”出她们更多的“生活”和“世界”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令人不悦的事物,在那里,全部都没有。
那个世界可以不存在熵定律,所以她们可以一直不长大,她们喜欢的人也不会离开。
她们可以继续保持可爱地生活在那片有爱地土地上,一直一直这样下去。这或许就是永恒吧,永恒的幸福。
我被生动的音画所打动,里面的每一个画面和声音细节都描绘地非常认真,细腻和自然。这到底是多么用心的制作,将(本应该是)一个人最无忧虑的时光表现得
可爱的画面和声音,无需过多思考,一切都是极为洁净的简单,有趣。你不需要带着很多知识,带着做阅读理解一般的细心来观看她们。孩子们被有爱的人们一笔一画地认真描绘出来,她们的载体就是她们灵魂的完全表现。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真正受伤。
还有一部让我有如此感觉的作品,是「日常」。「日常」里的世界是一个会自动修复的世界,所以即使有人遭遇到奇怪的事情,也会很快地恢复。所有这些温和的设定都彷佛在向外界说着「无论你的状态如何,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不会离开。与我们一同欢笑,一同走过这段温和的时光。只要你需要,我们随时都在。」
即将成为女子大生,
世界有的时候或许也不是那么温柔,有麻烦的事情和不愉快的人际关系。我们虽然没办法细心地描绘我们自己,不能一直待在永恒美丽的环境里,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重写过去以后再来一遍...
那么,将你的情感寄托在简单,洁净而温和的事物中吧。有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一点“傻乐”的。

如果你在人我之间没有和谐,你就试行与物接近,它们不会遗弃你;
还有夜,还有风——那吹过树林、掠过田野的风;在物中间和动物那里,一切都充满了你可以分担的事;
还有儿童,他们同你在儿时所经验过的一样,又悲哀,又幸福

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

一些担心...

又开始害怕起来…
虽然自己很在意言语和表达行为的准确性…尽量避免让任何人因此受伤…
但是…
自己的一些表达/输入/字符使用 等等习惯或相关的疏忽……会不会让人想到不好的事情或理解为其它的…
在博客里寻找这样的疏漏,有找到几处…虽然不知大家是如何想的…但是自己觉得不是非常适当…于是就做出更改…
其它场所呢…
很害怕…
如果有这样的情况…真的很抱歉……
一定会更加注意的…

关于夜晚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睡意被楼下电动车的警报声驱散,棕褐色的天空,远处楼顶上闪烁着红色的微光,渗过薄薄的窗帘。
没有快速地再次入睡的意愿,突然想写一些什么…
这段时间没有发任何东西…收到了来自朋友们询问或担忧的消息…真的非常抱歉…
繁忙地准备合格考试的期间早已过去,精神状态却停留在了那个阶段,每天都会被一种莫名地力量催促着思考什么,好像有东西遗落在我这里…一遍又一遍地扫过记忆。
要寻找到什么呢?好奇怪的感觉…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