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默认分类

睡眠不足之后

咖啡等提神饮品在喝下整个保温杯的2/3后静置,无任何效果,然而就在当热量快要散尽的最后1/3下肚后,精神会变得亢奋,四肢颤抖,思维过度活跃,以至于我一直在体力不足的思维迟滞和体力过剩的思维兴奋两极处停留。
一旦夜间睡得晚或睡眠质量不好,那么次日白天想要长久的保持精神集中便不再有可能。我的体力不好。
那么,不学考试内容,做点别的什么总可以吧?不可以,因为一直有一种意识顶着我思维的边缘「不学习你就会完蛋」。
所以这样的结果就是,我经常会呆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能做,想做的事情是有的,想学习,却又自觉体力不支,而其它的事情又被我自己所禁止。
另外我喜欢看列车录像的其中一个原因也和这种情况有着密切的关系。这还是我今天看「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其他用户写下的对这本书中某一段话的评论:「(乘坐公共交通)可以堂而皇之的长时间不动脑子,不用工作,...」「感觉在路上的时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绝好的发呆放空的场所」还有「...大概是因为坐在里面时可以明正言顺地消磨时间」等等此类。
看到这些我就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对列车录像看的如此着迷。是声音好听,工业设计和景观好看此类感官上的满足,也是给我的潜意识一种「我现在没在学习是因为我还在坐车啦」的错觉,这种错觉和令人安心的声音和景色结合在一起,我根本分不清。
(话说这本书离我的思维莫名非常近...很多思想和思维都重合了,重合得让人感觉可怕的程度)
这种意识在我脑海里的表现形式其实是一种恐慌和压抑感,若我白天时没做到自己认可且它也认可的学习量,那么这种恐慌和压抑就会在夜间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它与舍友走动的人影,手机上不断冒出的消息通知相结合,与一切无规律的声音相结合,与白得如此彻底白得那么吓人的荧光灯灯光相结合,甚至与公共洗衣机和它上面贴的标语相结合,我也搞不明白我昨天为什么在洗衣房里突然开始害怕起洗衣机来。(嗯,今天读「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没过多久又出现了洗衣房里的描写…说是巧合未免太巧…但那是烘干机不是洗衣机。)
我坐在座位上试图慢慢消化掉这种可怕的感受,但是只要环境音仍然嘈杂,灯光依然白得刺眼,这些压抑和恐慌在我醒着的时刻里就永远也消化不掉,消化的速度永远也赶不上接收的速度。它们会填满我的脑袋。等到这个时候再想学习,就更加困难了。
周末是不可以这样度过的,我告诉自己。早点休息,早点休息,让自己对干扰睡眠的事物不再过度容忍。

未命名文档

我才知道 把摄像机放在列车驾驶室玻璃后拍摄运行时的画面 叫做「前面展望」。
若不是今天到 YouTube 上搜索到了,我可能永远要依赖视频网站上那两个时有时无的前面展望转播了,事实上那个转播也是录制好的,只不过播放者会根据时间的早晚来切换。而且加以“实况转播”的 用户界面,即使是不小心按到了方向键也不会调节进度,某种程度上来说的话,我是可以当作自己是“乘客”的,而不是作为可以自由控制时间进程的「观看者」,这就很有「世界上的某个地方真的正在运行着这趟列车,而我是一位乘客」的错觉,我任凭这种错觉贯穿我观看的整个过程。
但即便是知道它不是真正的实况转播,我也没有坐在驾驶室里,不是乘客,甚至连这趟列车都未曾见过,也会因周围的景物而感动不已,甚至连到底是不是身临其境,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
铁路有种特别的魅力,特别是那种穿行在城市和田间的地面上的铁路更是吸引我。
道口交替闪烁的信号灯,远方的群山,平房,桥梁,开满花朵的树木,穿过树叶间的阳光,若是在傍晚,天色呈一片的深蓝,景物黑漆漆一片,车前的灯光照亮着铁道。天色渐晚,月台点灯,招牌明亮,灯笼和樱树相互映衬。一旁道路上的车灯一盏一盏地滑过去,路灯就像星星一般闪烁着。
铁轨的摩擦声,制动声和风声,无需把耳机的音量调大,就足以抵挡住其它噪声,环境里各种令人迷惑的吵闹,都通通在我的双耳前不知所措了。
若是再打开自己喜欢的音乐,单独放低它的音量,婉转悠扬的旋律就和连绵不断的铁道和由远及近连续不断的景物融合起来,可以说是音频的视觉效果,也可以说是视频的音乐伴奏,两者合二为一,产生一种让人想流泪的特殊氛围。同时,外界的干扰进一步被削弱了,仿佛再也没有它们钻进来的空隙。
就好像被所有的安心拥抱着,身体的全部都被搂在了里面。
看了「银河铁道之夜」以后,我就在想,我们或许也是乘着银河里的列车,而到达这里的吧。
在新环境里的生活并不顺利,甚至有时候是痛苦,可是这份特别的礼物,就好像收到了一个软乎乎的沙发垫子,躺在里面的时候,我看不见任何人,听不见任何事,我的注意力,全都在我自己的心里。我的心乘坐列车来的,即使实体被关了起来,每天都要面对无尽的嘈杂和忍耐,也要让我的心乘在列车里,体会最原初的那份安宁。
伴着流动的景物,它不会让你在同一地方留下不好的记忆,伴着安静的声音,它虽然安静柔软,对于侵犯和干扰,也有着坚强的一面。
写在19岁生日之前。

写在去学校报道之前

假期是会结束的,即使这次的假期很长很长,又加上了延迟的时间,也是会结束的。
任何事情都是一样。有开始就会有结束。
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过着极低功耗的生活。不太思考,偶尔出门,不怎么说话,累了就休息,醒了就发呆,听着音乐发呆。大块属于自己的时间是用来在脑中世界游玩的好机会,那里能被称作“绝对安全”。因此即使不用理智思考,大量的想象也在不断进行。
有时候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比较无聊,然而这当然是后面的事情了。可是,如果当自己再次被一大堆东西推着走的时候,又会及其及其怀念那种感觉。
哈哈,其实我在当时产生“有点无聊”感觉的时候,就会出来一个声音“现在不好好感受这样的‘无趣’,以后你后悔都来不及喔”。我虽然也赞成这个声音的观点,可当时确实是被“想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的意识占了上风,也就感受不到那种”后悔”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这一阵子,家里在忙着搬家的事。后来才意识到因为学校实行封校,我可能明天早上这一趟出去,就要和这个住所彻底分别。
直到目前,没有比这个住所更让我感到安全的了。
高中时期最最快乐的事情,是坐在燃油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回家,最后一排的好处是,车窗可以打开,也不会有人看到自己。从郊区渐渐地驶向城市,一趟车就连通了学校和我的家。在家附近在被暖橘色灯光洒满的桥上穿行,我打开车窗,迎面吹来秋天清凉的晚风,眼前是黄昏时呈现渐变色的天空和远处城市里的点点灯光,耳朵里常常听到的是电视动画「日常」的Ending歌曲「Zzz」,或者是「ふわふわ時間」,蜜糖般的旋律和歌词,我好爱听。
我把下巴埋在风衣的领子里,将耳机消噪打开,背后发动机的轰鸣声被减弱,变成了安心的白噪声。开关拨动的一瞬间,也同时打开了通往自我内心的大门,与外界的一切美好同时构成梦幻般的神奇色彩。
车辆穿行过一片被一侧的树和树影覆盖的路面不断上坡,眼看即将爬升至最高点时,转眼间,树从身后滑过,消失,眼前瞬间开阔起来,可以俯瞰到一条圆形小湖,小湖周围也全都是小树,同样被暖橘色的灯光和渐变色的天光照耀着,不和外界连通。我特别喜欢树木和小湖交接的那个瞬间,也是爬上最高点的瞬间。最高点那里为什么没有种上树呢?像是一个小彩蛋。
再加上,空着肚子,身心疲惫,对于即将回到家的希望,能感受地非常明显。
非常幸福的体验。当我把这些写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嘴角挂着笑容。
后来那条线路被取消后,再也没有公交线路会走那条高架桥了。取消的时间刚好是我高三开学的前几天。燃油车也渐渐地退出了服务。我也更改了交通方式。
时隔一年多,我也将再次和这个住所和其周边的一切分离。很碰巧的是,它们都发生在我要去学校的这段时间里。新的开始,也伴随着旧事物的结束。即使它们给我带来过很多很多的幸福。
新的交通方式更加快速了,新的学校,新的住所,会不会也比之前更好呢?
我想一定会的。
我想着明天一早…我拿着行李,回头看着现在的住所,会不会陷入不想道别的悲伤中呢?其实今天的夜晚,这种感觉就就已经开始了。
但是,有开始就会有结束,要好好的感谢她的遮风挡雨,好好的道别啊。
然后,在前面等待着我的,就是新的生活了。一定不要害怕啊!往前走,为了「使我的后辈不再像我这样战斗」。

自我封闭

我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对自己的封闭。
若要保持长时间地接收外界传来大量的多路信号,并且要快速解读并用其它形式保存至内心世界,那么意志和体力会很快被耗尽。
因此我一直非常羡慕那些可以连续听不同一首音乐,长时间观看有情节的连续动态画面,连续玩游戏甚至是长时间在线上线下群组内聊天的人。我坚持不下去,短短时间里就需要休息。
要求一定注意力的艺术作品我不能很好地看下去。虽然在观看它们时,和观看它们后会有随情节而产生情绪的变化,这证明我可能是已经理解了的。但是疲惫的感受优先级较高,因此我首要的感觉就先是疲惫了。
它们是优秀的作品,如果有生之年里错过去了,真的太可惜。所以每每碰到这个现象,一般都感觉焦躁不安,开始冒冷汗了。
但是与此同时,静态的艺术作品或是纯音乐对我的影响力变得更强。它们不会因为我的休息而变了样子,不会因为我频繁需要休息而使得理解的思维变得不连贯。我每次观看,倾听它,都会产生新的想法,新的感动。我可以随时停下来,因为它们会在那里等我。
它们是自由的,看到静态画,你可以自己设定故事的情节,背景,延展出动态画面,你也可以联系你的感受和过往,联结作者的其它作品或事例。听到纯音乐,你可以自由地解读情感,构建画面,想象你正在演奏你最喜欢的乐器参与到其中,甚至是给它填上自己作的歌词。
不过尽管是这样,没有能力欣赏到更多丰富题材的艺术作品,无法感知作者的内心世界仍然是很大的打击。试着让自己的体力变得不那么容易被消耗再去好好欣赏吧,一会又想到「这是大家都能轻易做到的事情」感觉一丝难过,不过欣赏优秀的作品本来就是需要持有敬畏之心的事情,付出多大的努力当然是值得的。

可以写动态啦!

动态里的内容一般会比较简短,类似即时通讯软件内建的那种微型博客一样的形式。同时也是一些具有个人主观意志,没有太多文学价值的内容。
可以说,动态里的内容可能是很随性的想法。
书信,诗歌,长篇文字等投稿将继续登载在主页。如果您不喜欢看到增加这样的设置,还请随时提出~
注:动态小组件有默认文本,用于测试的内容并不是本人所写。

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回忆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不过…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因此无法亲自送给你祝福的消息…真的很抱歉…
嗯…如果在四年前没有在数量繁多的信息流中遇到你,很难想象我现在会是怎样的性格和状态…
也许你也从未想到,让我变得更温和耐心,更能懂得他人的感受和需求的最初的教师,是可爱的你哦!
我一直坚持着的信念…是你和你的文字,把这一切都教给了我。
非常感谢你!一定要好好的,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啊…和爱你的人们一起。
祝福你!生日快乐!

桜井 星子
2021.7.17

未命名文档

…似乎有点难以爬起来。
但是…与其感到羞愧或自责,其实倒不如感到荣幸。
因为…「它」只会寻找实力相当或未来的实力将会超越「它」的对象下手,因为「它」知道「我」的继续发展将有可能不利于「它」的传播和繁育,所以会压制有这种势能的对手。
它意识到我的存在,它把我当作对手。
睡不着的时候,默默念着「我是…‘你’的…对手…」
再想到「它」给那么多无辜生灵造成的苦难………
能成为它的对手…正式地与它抗争…
非常令人振奋。
那一张张的热敏纸和收费单,其实也是无比荣誉的「认证」证书。
但也很不巧,它选择了这个关键时候。似乎是预谋了许久的…
更不巧的是,我还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
但是依然要坚持下去。这才是「抗争」和冒险的意义。
加油星子。你已经被你的对手认可为对手,这是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