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分类 •

睡眠不足之后

咖啡等提神饮品在喝下整个保温杯的2/3后静置,无任何效果,然而就在当热量快要散尽的最后1/3下肚后,精神会变得亢奋,四肢颤抖,思维过度活跃,以至于我一直在体力不足的思维迟滞和体力过剩的思维兴奋两极处停留。
一旦夜间睡得晚或睡眠质量不好,那么次日白天想要长久的保持精神集中便不再有可能。我的体力不好。
那么,不学考试内容,做点别的什么总可以吧?不可以,因为一直有一种意识顶着我思维的边缘「不学习你就会完蛋」。
所以这样的结果就是,我经常会呆坐在椅子上什么都不能做,想做的事情是有的,想学习,却又自觉体力不支,而其它的事情又被我自己所禁止。
另外我喜欢看列车录像的其中一个原因也和这种情况有着密切的关系。这还是我今天看「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其他用户写下的对这本书中某一段话的评论:「(乘坐公共交通)可以堂而皇之的长时间不动脑子,不用工作,...」「感觉在路上的时间是真正属于自己的」「...绝好的发呆放空的场所」还有「...大概是因为坐在里面时可以明正言顺地消磨时间」等等此类。
看到这些我就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我会对列车录像看的如此着迷。是声音好听,工业设计和景观好看此类感官上的满足,也是给我的潜意识一种「我现在没在学习是因为我还在坐车啦」的错觉,这种错觉和令人安心的声音和景色结合在一起,我根本分不清。
(话说这本书离我的思维莫名非常近...很多思想和思维都重合了,重合得让人感觉可怕的程度)
这种意识在我脑海里的表现形式其实是一种恐慌和压抑感,若我白天时没做到自己认可且它也认可的学习量,那么这种恐慌和压抑就会在夜间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它与舍友走动的人影,手机上不断冒出的消息通知相结合,与一切无规律的声音相结合,与白得如此彻底白得那么吓人的荧光灯灯光相结合,甚至与公共洗衣机和它上面贴的标语相结合,我也搞不明白我昨天为什么在洗衣房里突然开始害怕起洗衣机来。(嗯,今天读「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没过多久又出现了洗衣房里的描写…说是巧合未免太巧…但那是烘干机不是洗衣机。)
我坐在座位上试图慢慢消化掉这种可怕的感受,但是只要环境音仍然嘈杂,灯光依然白得刺眼,这些压抑和恐慌在我醒着的时刻里就永远也消化不掉,消化的速度永远也赶不上接收的速度。它们会填满我的脑袋。等到这个时候再想学习,就更加困难了。
周末是不可以这样度过的,我告诉自己。早点休息,早点休息,让自己对干扰睡眠的事物不再过度容忍。

💫 评论卡 

已有 4 条评论

  1. LostAccount
    11月8日 • 回复

    还有就是大学没必要那么紧啦,适当放轻松一些感觉会好很多

    1. 星子
      11月10日 • 回复

      嗯…我似乎应该试着尽量试着放松一些同时又不至于到过分的程度…但不管怎么说有时候放松总是比发呆以后的恐惧要好…

  2. LostAccount
    11月8日 • 回复

    热牛奶似乎有助于睡眠,睡不着听一听轻松的 歌曲也不错

    1. 星子
      11月10日 • 回复

      好喔~ 我其实也好想在睡前能喝到热牛奶… 可以想想加热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