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子信箱 ☽

“别害怕…一直有我在…”

未命名文档

…似乎有点难以爬起来。
但是…与其感到羞愧或自责,其实倒不如感到荣幸。
因为…「它」只会寻找实力相当或未来的实力将会超越「它」的对象下手,因为「它」知道「我」的继续发展将有可能不利于「它」的传播和繁育,所以会压制有这种势能的对手。
它意识到我的存在,它把我当作对手。
睡不着的时候,默默念着「我是…‘你’的…对手…」
再想到「它」给那么多无辜生灵造成的苦难………
能成为它的对手…正式地与它抗争…
非常令人振奋。
那一张张的热敏纸和收费单,其实也是无比荣誉的「认证」证书。
但也很不巧,它选择了这个关键时候。似乎是预谋了许久的…
更不巧的是,我还没有做好迎接它的准备。
但是依然要坚持下去。这才是「抗争」和冒险的意义。
加油星子。你已经被你的对手认可为对手,这是荣誉。

未命名文档

每到深夜的时候
“那个无辜的孩子…能安心地睡个好觉吗…”
总是这样想着。
如果真的有心电感应的话,
就这样陪伴着你吧…
即使是互不相识…
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留出温暖的位置…
给你…
如果真的有心电感应的话。

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
关于你的文章
我只匆匆看了几眼
一天之内
脑中翻了千遍
因为我是个懦弱的人啊…
我不敢…不敢再看…

数学题,语文卷,九十多天
如果我能再坚强一点……
“别怕……已经没事了…”
这句话…
定要对你说一遍。

「桜布団」羽翼

我的后背
有羽毛般软软的
向外伸展的感觉
「要长出翅膀了吗?」
星星问我

要长出翅膀了吗?
望着湛蓝的天
默默祈愿

柔软洁白的羽翼
污浊从来不能侵蚀
绝望从来无法困束

而唯一能在上面驻停伏卧的
是善良可爱的你
不需要保持平衡
不需要携带氧气
你会被平稳安全地承载着
如履平地

半夜时分
我被背后的紧迫感唤醒
惊觉过后
我缓缓地站起来
双手相握
稍稍弯腰 重心放低
集中注意力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来吧,不用害怕」
一句话
就练习了百遍

因为今晚
我就将载着你
无辜的孩子
飞离恐惧的笼罩
飞离伤痛和无助

你我的身体变得很轻
创口的疼痛消失了
心里也变得暖暖的
拿起画笔
「这一次,该由你来了」

然后
我们会一起
穿行云层
俯瞰我们生活的灯火
飞过繁星
找找我们来时的踪迹

我们会一起
在越过银河的列车上
相依安歇
在软绵甜香的土地上
唱起没有语言的歌
让我们拥抱吧
这绝不是什么奢侈的事情

没人会发现我们的踪影
没人会打搅我们的时间
没人会再像那样对待你

本该属于你的
喜悦的青春
这一次
交还给你

不会再受伤
不会再哭泣
你是被温柔的夜空
永远爱着的
善良 可爱
无辜的孩子

未命名文档

即使是折断我的翅膀也不可能让我认输!

未命名文档

想加入或成立一家被社会广泛认可的NPO…
然后…看到有需要帮助的人…能够及时……
及时去…帮助…
而不是…一直忍受着绝望…
这句话…适用于别人…也适用于我。
可是我还是极度懦弱啊…
除了一遍遍的祈念…祈念可爱且珍贵的生命再也不要受到任何苦难…
其它的…我现在…什么都做不到…

「桜布団」不眠夜

无法承受独自睡去的紧张感
再次看到了你
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从未知道我的存在
我唯一也许知道
你在遥远的地方
难眠

轻轻握着自己的手
轻轻说着
我没有睡去
一直会陪你哦

我看到
你和一束光一起穿行
我睁不开眼

缓缓合上眼帘
桜布団
轻轻在心里编织
这一方的柔软和安全

乘着光束到来的你
在这里
安眠
我慢慢蜷缩起来
仍然像以前那样祈愿
已经没事了哦
不会再受伤了

自由且无辜的你
终将获得幸福

一些担心...

又开始害怕起来…
虽然自己很在意言语和表达行为的准确性…尽量避免让任何人因此受伤…
但是…
自己的一些表达/输入/字符使用 等等习惯或相关的疏忽……会不会让人想到不好的事情或理解为其它的…
在博客里寻找这样的疏漏,有找到几处…虽然不知大家是如何想的…但是自己觉得不是非常适当…于是就做出更改…
其它场所呢…
很害怕…
如果有这样的情况…真的很抱歉……
一定会更加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