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命名文档

我才知道 把摄像机放在列车驾驶室玻璃后拍摄运行时的画面 叫做「前面展望」。
若不是今天到 YouTube 上搜索到了,我可能永远要依赖视频网站上那两个时有时无的前面展望转播了,事实上那个转播也是录制好的,只不过播放者会根据时间的早晚来切换。而且加以“实况转播”的 用户界面,即使是不小心按到了方向键也不会调节进度,某种程度上来说的话,我是可以当作自己是“乘客”的,而不是作为可以自由控制时间进程的「观看者」,这就很有「世界上的某个地方真的正在运行着这趟列车,而我是一位乘客」的错觉,我任凭这种错觉贯穿我观看的整个过程。
但即便是知道它不是真正的实况转播,我也没有坐在驾驶室里,不是乘客,甚至连这趟列车都未曾见过,也会因周围的景物而感动不已,甚至连到底是不是身临其境,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
铁路有种特别的魅力,特别是那种穿行在城市和田间的地面上的铁路更是吸引人。
道口交替闪烁的信号灯,远方的群山,平房,桥梁,开满花朵的树木,穿过树叶间的阳光,若是在傍晚,天色呈一片的深蓝,景物黑漆漆一片,车前的灯光照亮着铁道。天色渐晚,月台点灯,招牌明亮,灯笼和樱树相互映衬。一旁道路上的车灯一盏一盏地滑过去,路灯就像星星一般闪烁着。
铁轨的摩擦声,制动声和风声,无需把耳机的音量调大,就足以抵挡住其它噪声,环境里各种令人迷惑的吵闹,都通通在我的双耳前不知所措了。
若是再打开自己喜欢的音乐,单独放低它的音量,婉转悠扬的旋律就和连绵不断的铁道和由远及近连续不断的景物融合起来,可以说是音频的视觉效果,也可以说是视频的音乐伴奏,两者合二为一,产生一种让人想流泪的特殊氛围。同时,外界的干扰进一步被削弱了,仿佛再也没有它们钻进来的空隙。
就好像被所有的安心拥抱着,身体的全部都被搂在了里面。
看了「银河铁道之夜」以后,我就在想,我们或许也是乘着银河里的列车,而到达这里的吧。
在新环境里的生活并不顺利,甚至有时候是痛苦,可是这份特别的礼物,就好像收到了一个软乎乎的沙发垫子,躺在里面的时候,我看不见任何人,听不见任何事,我的注意力,全都在我自己的心里。我的心乘坐列车来的,即使实体被关了起来,每天都要面对无尽的嘈杂和忍耐,也要让我的心乘在列车里,体会最原初的那份安宁。
伴着流动的景物,它不会让你在同一地方留下不好的记忆,伴着安静的声音,它虽然安静柔软,对于侵犯和干扰,也有着坚强的一面。
写在19岁生日之前。

写在去学校报道之前

假期是会结束的,即使这次的假期很长很长,又加上了延迟的时间,也是会结束的。
任何事情都是一样。有开始就会有结束。
假期的大部分时间里,我都过着极低功耗的生活。不太思考,偶尔出门,不怎么说话,累了就休息,醒了就发呆,听着音乐发呆。大块属于自己的时间是用来在脑中世界游玩的好机会,那里能被称作“绝对安全”。因此即使不用理智思考,大量的想象也在不断进行。
有时候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比较无聊,然而这当然是后面的事情了。可是,如果当自己再次被一大堆东西推着走的时候,又会及其及其怀念那种感觉。
哈哈,其实我在当时产生“有点无聊”感觉的时候,就会出来一个声音“现在不好好感受这样的‘无趣’,以后你后悔都来不及喔”。我虽然也赞成这个声音的观点,可当时确实是被“想要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的意识占了上风,也就感受不到那种”后悔”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这一阵子,家里在忙着搬家的事。后来才意识到因为学校实行封校,我可能明天早上这一趟出去,就要和这个住所彻底分别。
直到目前,没有比这个住所更让我感到安全的了。
高中时期最最快乐的事情,是坐在燃油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回家,最后一排的好处是,车窗可以打开,也不会有人看到自己。从郊区渐渐地驶向城市,一趟车就连通了学校和我的家。在家附近在被暖橘色灯光洒满的桥上穿行,我打开车窗,迎面吹来秋天清凉的晚风,眼前是黄昏时呈现渐变色的天空和远处城市里的点点灯光,耳朵里常常听到的是电视动画「日常」的Ending歌曲「Zzz」,或者是「ふわふわ時間」,蜜糖般的旋律和歌词,我好爱听。
我把下巴埋在风衣的领子里,将耳机消噪打开,背后发动机的轰鸣声被减弱,变成了安心的白噪声。开关拨动的一瞬间,也同时打开了通往自我内心的大门,与外界的一切美好同时构成梦幻般的神奇色彩。
车辆穿行过一片被一侧的树和树影覆盖的路面不断上坡,眼看即将爬升至最高点时,转眼间,树从身后滑过,消失,眼前瞬间开阔起来,可以俯瞰到一条圆形小湖,小湖周围也全都是小树,同样被暖橘色的灯光和渐变色的天光照耀着,不和外界连通。我特别喜欢树木和小湖交接的那个瞬间,也是爬上最高点的瞬间。最高点那里为什么没有种上树呢?像是一个小彩蛋。
再加上,空着肚子,身心疲惫,对于即将回到家的希望,能感受地非常明显。
非常幸福的体验。当我把这些写出来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地,嘴角挂着笑容。
后来那条线路被取消后,再也没有公交线路会走那条高架桥了。取消的时间刚好是我高三开学的前几天。燃油车也渐渐地退出了服务。我也更改了交通方式。
时隔一年多,我也将再次和这个住所和其周边的一切分离。很碰巧的是,它们都发生在我要去学校的这段时间里。新的开始,也伴随着旧事物的结束。即使它们给我带来过很多很多的幸福。
新的交通方式更加快速了,新的学校,新的住所,会不会也比之前更好呢?
我想一定会的。
我想着明天一早…我拿着行李,回头看着现在的住所,会不会陷入不想道别的悲伤中呢?其实今天的夜晚,这种感觉就就已经开始了。
但是,有开始就会有结束,要好好的感谢她的遮风挡雨,好好的道别啊。
然后,在前面等待着我的,就是新的生活了。一定不要害怕啊!往前走,为了「使我的后辈不再像我这样战斗」。

谢谢你…

一部好的作品,有着像是在凝固暗沉的空气中洒进充满着暖意的甜香一般,使人在步履缓慢的疲惫之中见到希望。
但是...一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会莫名奇妙地脆弱起来。我的头部若是碰到枕头,或只是依靠着某处,强烈的思绪就从心底一块朦朦胧胧的位置顺着所有能通行的管道直直冲向鼻腔和眼眶,白天在银幕前有所抑制的情绪似乎想要一下子冲出来,但速度太快,也太多,它们瞬间全部都拥挤在情感的出口,我除了急促的呼吸和时而紧闭的双眼之外,再难有其它明显的情绪外显。我好想痛快地大哭一场,让真正会落下的泪水参与到其中。如果没有这样的话,感觉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作者,对不起主人公们...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想,但是,我总是感觉,能在这么优秀的作品前好好地,认真地哭出来,那些泪水是一生中绝无仅有的,只对这一部作品而言的尊重和感谢,也是极难刻意寻找到的,绝对绝对的幸福。
在银幕前其实零零碎碎且短暂地体验到了这种尽致的感觉,是来源于心痛和感动相结合的哭泣,有因为悲伤的缺憾而心疼心痛的哭泣,也有因为慰藉人心的温暖而感动的哭泣。在影院里,虽然知道有人可能会时不时地通过黑白小屏幕看着我,但昏暗的环境下感觉还是很放松,我是可以好好地哭的,我知道我哭的时候也绝对安全,没有任何人会因我的哭泣而找到我的麻烦。我像上了瘾般地想要去寻找这来自数百甚至上千人共同带给我的那双温柔的手,这双手温柔地抚平对于前行的所有焦躁和不安,想要告诉我还有希望存在。我甚至伴着只有我一人的放映大厅,及其贴近自己最敏感心底的剧情和强烈的共感,冒出了:仿佛是送给自己的鼓励一般啊...这样很自私的想法。
我突然懂了为什么过去我在短短时间内将「紫罗兰永恒花园外传」反复看了将近十遍的另外一个原因,这十遍之中有大多数是线下观看的。我似乎对这样各方都用足真心和实意才能渲染出来的感动和温情特别渴求,我想感受,我想感受在不被打扰的环境下,巨大的银幕拥抱着我的视线,我想好好在那温柔的双手面前好好地落泪一次,不是零零碎碎的抽泣,也不是只有满眼泪花的那种,所以,我反复地给自己创造这样的机会。甚至有时候出现了「如果自己没有好好地哭出来就是失礼」这样难以理喻的衍生体,让我感到有点压力。
我更偏好因为内心受到了安慰和鼓励而产生感动的真实的哭泣,因为那不是绝望无力的,也不是手足无措压抑地想要仓皇逃离放映厅的,它更像是一种在缺憾中生出希望的强烈的惊喜感,是压抑着的各种情绪一瞬间的涌现。它其实是开心的,是让人重建力量的。
但...也许这可能...也算是一种依赖吧...
我的好朋友对我说过,Ta希望我可以不需要借助额外的帮助,发自内心地开心起来。在这里,令人感动和沉浸在其中的艺术和「被允许的好好哭出来」是外界让我感受到快乐的帮助,但放映厅的银幕上,终有一天会不再映出这让我难以割舍的作品,它虽然可以继续以数字文件或精美包装的光盘陪在我身边,但我可能再也无法复现一个人在昏暗的屋子里,无论是视觉,听觉还是我所有可以感知外界的一切都被温情和希望紧紧拥抱着的,可以好好地在作品面前哭的那种幸福了,但是...我会记住那种感觉的,我会记住作者,我会记住主人公,我会记住这部电影想要传达给我的一切。我也会靠着自己的力量摆脱之后有可能会出现的凝固暗沉的空气,「开心起来」,然后独立且勇敢地继续走下去,感到无助的时候回头看看,发现她其实一直在那里,一直用温柔的双手守护着「我」,纵使我再也不能在最初的地方与她相见。
有人说,看一部好的电影就像恋爱一般,电影看完,或是下线,就好似失恋了一般。我想我可能明白那种感觉了吧。


我对自己说「即使是折断我的翅膀也不可能让我认输!」
她对「我」说「请把头抬起来,你的心中有一双更大的翅膀。」
我现在没有资格说我完全读懂了你,但是,我会在你的注视下前行的。我希望终有一天,我真的可以有资格说真正读懂了你。我希望终有一天,我会完成你对我的期待,不会辜负了你对我的温柔和那双温暖的手,和可以好好哭出来的怀抱。

自我封闭

我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对自己的封闭。
若要保持长时间地接收外界传来大量的多路信号,并且要快速解读并用其它形式保存至内心世界,那么意志和体力会很快被耗尽。
因此我一直非常羡慕那些可以连续听不同一首音乐,长时间观看有情节的连续动态画面,连续玩游戏甚至是长时间在线上线下群组内聊天的人。我坚持不下去,短短时间里就需要休息。
要求一定注意力的艺术作品我不能很好地看下去。虽然在观看它们时,和观看它们后会有随情节而产生情绪的变化,这证明我可能是已经理解了的。但是疲惫的感受优先级较高,因此我首要的感觉就先是疲惫了。
它们是优秀的作品,如果有生之年里错过去了,真的太可惜。所以每每碰到这个现象,一般都感觉焦躁不安,开始冒冷汗了。
但是与此同时,静态的艺术作品或是纯音乐对我的影响力变得更强。它们不会因为我的休息而变了样子,不会因为我频繁需要休息而使得理解的思维变得不连贯。我每次观看,倾听它,都会产生新的想法,新的感动。我可以随时停下来,因为它们会在那里等我。
它们是自由的,看到静态画,你可以自己设定故事的情节,背景,延展出动态画面,你也可以联系你的感受和过往,联结作者的其它作品或事例。听到纯音乐,你可以自由地解读情感,构建画面,想象你正在演奏你最喜欢的乐器参与到其中,甚至是给它填上自己作的歌词。
不过尽管是这样,没有能力欣赏到更多丰富题材的艺术作品,无法感知作者的内心世界仍然是很大的打击。试着让自己的体力变得不那么容易被消耗再去好好欣赏吧,一会又想到「这是大家都能轻易做到的事情」感觉一丝难过,不过欣赏优秀的作品本来就是需要持有敬畏之心的事情,付出多大的努力当然是值得的。

可以写动态啦!

动态里的内容一般会比较简短,类似即时通讯软件内建的那种微型博客一样的形式。同时也是一些具有个人主观意志,没有太多文学价值的内容。
可以说,动态里的内容可能是很随性的想法。
书信,诗歌,长篇文字等投稿将继续登载在主页。如果您不喜欢看到增加这样的设置,还请随时提出~
注:动态小组件有默认文本,用于测试的内容并不是本人所写。

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回忆起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不过…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因此无法亲自送给你祝福的消息…真的很抱歉…
嗯…如果在四年前没有在数量繁多的信息流中遇到你,很难想象我现在会是怎样的性格和状态…
也许你也从未想到,让我变得更温和耐心,更能懂得他人的感受和需求的最初的教师,是可爱的你哦!
我一直坚持着的信念…是你和你的文字,把这一切都教给了我。
非常感谢你!一定要好好的,一直幸福地生活着啊…和爱你的人们一起。
祝福你!生日快乐!

桜井 星子
2021.7.17

安全状态下的温和修复,感谢!

如果有一件物品,无论身处何时何地,也无论近来经历了什么,看到她心情会变得愉悦起来(或者说是有所缓解,一点点也好),那绝对是特别幸运的事啊。
失控的思考是很麻烦的事情,在不得不思考的时间段内,直接选择放弃一切思考似乎并不合适,当然那也并不容易。
化学制剂做不到精准地过滤,意志的力量也显得越发薄弱。好累。
当然啦,这段时间总会过去。过去后,我的身体就像报复性地,开始限制思考。
它的方式是,命令我排斥一切会引发过度思考的信息来源,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自我修复能力的明显效果。
看看这篇文章,它的排版方式有很多分段,是我的思维呈块状而不是连续的一个表现。博客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更新,打开主页迎面飘来的电子灰尘,里面有我在那段“不得不思考”的时间里,那些奇特的回忆组成的碎片。

对于麻烦和不想做的事
无法提起干劲
让我做这又做那的话
已经受够了
头脑“嘭”的一声就如花圃盛开了花儿

「完全放棄宣言」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哈哈。最近很喜欢的一首歌。
大概是真的很难分清楚哪些是令我寝食难安的信息,所以它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刀切式的,维持基础思维活动。
(突然意识到了,最近麻烦比较多的原因。)
所以,在彻底恢复之前(也有可能是定时恢复),需要保持一个安全的运行模式。需要动用大量脑力活动的行为,应该尽可能地少。
这怎么办呢。
傻乐。(从一位科普博主那儿听来的词汇,然后又莫名回忆起来,莫名对它充满好感。)
不要误会哦,这就不是批判的意义了。如果你看过「待会去码头整点薯条」这张图片,或许可以帮助你理解的。
可以和自己对话,可以将情感寄托于自然界的万物,当然,你也可以寻找那些温和友善,甚至是可爱的,能接受你的状态的事物。
最近常会想起「私に天使が舞い降りた!」(常译作「天使降临到我身边」)这部动画,她已经快要过两岁生日啦。
你想一想,这两年的时光里,都发生了些什么啊!
而她却一直在那里,人类制作的巨大信息载体和小型介质,我唯独喜欢的,就是它承载的美好的永恒。
我不想去思考关于“真实性”的问题,况且我的,和你的真实性也从未得到也无法得到证实。
当看到屏幕中和平相处,活泼可爱的,和自己种族的长相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孩子们,总是会很感动,这就足够了。
并且会希望“如果可以一直这样就好了”。
毕竟在这里,我们不可能一直是小孩子,关于我们一生的重要的事情和人总是那么随机和难以稳定。
通过你的屏幕看到的另一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将目光先停留在一张张的画纸上再开始想象吧,不要想太多。
确实,以我们生活的连续进行的角度和时间来看,如果只是十几话的篇幅,实在是太短了。
所以,我总是一厢情愿地“续写”出她们更多的“生活”和“世界”来,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令人不悦的事物,在那里,全部都没有。
那个世界可以不存在熵定律,所以她们可以一直不长大,她们喜欢的人也不会离开。
她们可以继续保持可爱地生活在那片有爱地土地上,一直一直这样下去。这或许就是永恒吧,永恒的幸福。
我被生动的音画所打动,里面的每一个画面和声音细节都描绘地非常认真,细腻和自然。
可爱的画面和声音,无需过多思考,一切都是极为洁净的简单,有趣。你不需要带着很多知识,带着做阅读理解一般的细心来观看她们。孩子们被有爱的人们一笔一画地认真描绘出来,她们的载体就是她们灵魂的完全表现。没有人离开也没有人真正受伤。
还有一部让我有如此感觉的作品,是「日常」。「日常」里的世界是一个会自动修复的世界,所以即使有人遭遇到奇怪的事情,也会很快地恢复。所有这些温和的设定都彷佛在向外界说着「无论你的状态如何,我们都欢迎你的到来,不会离开。与我们一同欢笑,一同走过这段温和的时光。只要你需要,我们随时都在。」
世界有的时候或许也不是那么温柔,有麻烦的事情和不愉快的人际关系。我们虽然没办法细心地描绘我们自己,不能一直待在永恒美丽的环境里,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重写过去以后再来一遍...
那么,将你的情感寄托在简单,洁净而温和的事物中吧。有的时候,我们是需要一点“傻乐”的。

如果你在人我之间没有和谐,你就试行与物接近,它们不会遗弃你;
还有夜,还有风——那吹过树林、掠过田野的风;在物中间和动物那里,一切都充满了你可以分担的事;
还有儿童,他们同你在儿时所经验过的一样,又悲哀,又幸福

里尔克「给青年诗人的信」